近十年来学校发生了哪些变化?
发布时间:2015-08-28来源:教育部考试中心
分享到:

  近十年来学校发生了哪些变化? [1] 

  ● 从OECD平均水平来看,学校资源的质量和数量在2003至2012年期间有了显著提升。越来越多的财政资金投资于教育事业,为学校增添了更好的师资、教学材料和基础设施。

  ● OECD国家学校的总体学习环境也在2003年至2012期间年有所提高,特别是在师生关系和迟到学生比例这两方面。

  ● 从OECD平均水平来看,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学生就读于同等学校的比例在2003年至2012年期间并没有改变,但是在2012年,具有不同学术能力和学术需求的学生就读于同等学校的比例则低于2003年。

  如今似乎大家都在讨论要提高教育质量。确实,政府在过去十年里为提高小学和中学的质量对教育事业加大了投入。那么,这些投资都有所回报吗?

  从2000年起的每个PISA测试周期内,学生和学校校长都要回答一系列关于学校学习环境的问题——从教育资源和基础设施的充足度到师生关系等问题。通过纵向对比这些自述报告,PISA可以评估出对教育质量更高的关注度和投资是否或是在何种程度上实质改善了学校教育。

  相比十年前,学校资源的质量和数量均有所提高…

  从具有可对比数据的OECD国家平均水平看,6至15岁学生的人均累计开支从2003年到2012年实际增长了40%。参与PISA测试的大多数国家和经济体都为学校配备了更好的师资、更好的设备。此外,更多具有资质的教师走上教学岗位。纵观OECD国家,就读于因缺少合格数学教师而阻碍教学的学校的学生比例自2003年(22%)至2012年(17%)下降了约5个百分点。具有纵向可对比数据的15个国家和经济体中,报告称缺少合格数学教师的校长比率下降了至少10个百分点,而在土耳其和印度尼西亚,该比率下降了至少35个百分点。相比之下,在奥地利、芬兰、韩国、列支敦士登、卢森堡、荷兰、瑞士、以及泰国,同一时期内称师资匮乏的报告量则显著上升。

  具有可对比数据的38个国家和经济体内的29个地区中,教育材料(如科学实验器材、课本、教学电脑和软件、以及图书馆材料等)的平均质量在2003年至2012年间也有所提升。波兰、俄罗斯联邦、土耳其和乌拉圭的教育材料提升幅度最大,而冰岛、韩国和突尼斯的学校的教育材料质量反而有所下降。

  

  PISA2003至PISA2012年间,学校基础设施的质量也有了显著提高。从具有可对比数据的OECD国家平均水平来看,就读于校长报道称因缺乏学校建筑、供暖或制冷系统、或是教学空间而阻碍教学的学校的学生比例各下降了6%、4%、5%。然而,一些国家的基础设施在这段时间却明显走了下坡路,如韩国,列支敦士登、卢森堡、荷兰、泰国和突尼斯。

  PISA结果显示,更多的学校资源并不意味着更好的学生成绩;但是达到最低资源标准是取得高成绩的前提条件。因此,学校资源质量提升是个好消息,并不仅仅因为这保证了更好的学生成绩,还因为它为学生发挥自己的最大潜力提供了所需条件。

  学校环境也更有助于学习

  如果额外资源不能用来创造并维持一个有序且互相合作的学习环境,那么资源的增加不一定能丰富学习经历。PISA结果显示:学校的学习环境与学生的成绩之间存在显著相关性,在考虑到学生及学校的社会经济和人口背景后该相关性仍然存在。

  纵观OECD国家,学校的学习环境自2003年至2012年有所提高。例如,这期间,所有具有可对比数据的国家和经济体的师生关系都显示出巨大的提升(除了突尼斯,该国的师生关系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从OECD国家平均水平看,报告称“与大多数老师和谐相处”的学生比例提升了11个百分点(从2003年的71%提升至2012年的82%),并且报告称“大多数老师待我很公平”的学生从2003年的77%提升至了2012年的81%。

  

  纵观OECD国家,2003年至2012年间,学校的课堂纪律也有所提升。捷克共和国、中国香港、冰岛、日本、卢森堡和挪威的课堂纪律提升最为明显,然而,德国和突尼斯的课堂纪律在这段时间却有所恶化。PISA测试前两周至少一半的学生迟到不只一次的学校比例从2003年的22%下降至了2012年的19%,这意味着学生旷课的现象越来越少了。

  但当今的学校却不比十年前的学校包容性强。

  尽管学校的提升效果都非常显著并获得了一致认可,OECD国家仍面临着继续提升学校的包容性来满足学生多样学术能力和社会经济背景的重大挑战。

  PISA学术包容指数旨在测量在多大程度上具有不同学术能力和需求的学生会就读于同一所学校。根据这个指数,若学校内部出现了较大百分比的数学成绩差异,那么学校的学术包容度更高。从具有可对比数据的OECD国家平均水平看,PISA2012测试中36%的成绩差异体现在学校间,而64%的差异体现在学校内部。2003年学校内部的差异比2012年高2.3个百分点。这表示在过去十年间学校的学术包容性有所下降。换句话说,2012年的学校相比2003年的学校包容高成就学生和低成就学生的能力有所下降。

  此外,过去的十年间,学校的社会经济背景没有太大改变。PISA社会包容指数旨在测量在多大程度上具有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学生会就读同一所学校,或是不同学校具有不同社会经济背景的程度。从具有可对比数据的OECD国家平均水平看,2003年和2012年学校内部的学生社会经济背景差异均为76%。然而,这个平均值掩盖了国家间巨大的差异。在中国香港、拉脱维亚和新西兰,学校的社会包容性变得越来越低;而在意大利、日本、韩国瑞士和土耳其,学校的社会包容性则变得更强。

  学校内的学术和社会包容性取决于学生进入学校就读的方式。一些教育体制根据学生居住地来为学生分配学校,这就使居住隔离,而非教育政策决定了学校的学术和社会经济组成;然而更加富有的家长通常会根据地区公立学校的质量做出房屋购买决定。若教育系统给予家长更多的权利来选择孩子所去的学校,或是让学校基于学生的学术成就或个人特长入校,那么学校的学术和社会包容性与教育政策的联系就会更为紧密。接下来的十年,教育系统所面临的很大的挑战就是管理择校和教育政策,不让学生产生分化。

  

  结语:尽管相比十年前,当今的学校具有更好的设备和更好的师资,并能为学生提供更积极的学习环境,但是学校的学术和社会包容性却没有同时提升。要想在未来进一步提高学校的社会经济和学术包容度,确保处于弱势的学生或困难学生有机会进入高质量学校是其中的一种方式。


  [1] PISA in Focus: How have schools changed over the past decade?

  http://www.oecd.org/pisa/pisaproducts/pisainfocus/pisa-in-focus-n52-(eng)-final.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