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成绩差异能够缩小吗?
发布时间:2015-10-28来源:教育部考试中心
分享到:

  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成绩差异能够缩小吗? [1]

  ● 在2003到2012年间,无论是在传统目的地国还是新兴目的地国,有移民背景的学生比例都有所上升。

  ● 总的来说,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数学成绩差异缩小了。

  ● 社会经济背景之间的差距只是造成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数学成绩差异的部分原因。

  许多移民学生在学校里都面临着种种挑战:他们要迅速适应新的学术要求,学一门新的语言,在个人背景和居住国的共同影响下形成社会认同——同时承受着来自家庭和同辈孩子的对抗性压力。当移民学生被隔离在贫困社区的弱势学校中时,这些融入新社会的麻烦就更被放大了。因此,PISA的数据频频显示出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成绩差异也就不足为奇了。然而,PISA的数据还表明,移民学生能够克服这些困难并在学业上出类拔萃。纵观各国,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成绩差异的变化表明:政策在消除差异方面起着重要的作用。

  2012年,在OECD各国,平均有11%的15岁学生有移民背景,其中6%的是第二代移民(指的是他们参加PISA测试的出生国不是他们父母出生的国家),5%是第一代移民(即孩子和父母都出生在另一个国家)。然而,在中国澳门、卡塔尔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有一半以上的学生都有移民背景。在另外19个国家和经济体中,移民学生只占所有15岁学生的1%。2003到2012年间,OECD国家中来自移民家庭的学生增长了3个百分点。其中,加拿大和卢森堡的移民学生增长最多,而爱尔兰、意大利、新西兰和西班牙的第一代移民学生百分比增长最多。

  技术移民的竞争在于……

  在不少的原籍国,教育成果的质量提升很快,移民政策越来越倾向于技术选择型。因此,自2003年以来,移民学生的教育背景有了显著的改善,与此同时,移民学生在居住国学校里取得学业进步的潜力也大大提高了。然而,参加PISA测试的各个国家和经济体中移民学生的组成变化并不一致。比如,爱尔兰在2003年中,超过40%的移民学生由未接受中学以上教育的母亲抚养长大;到2012年,这个比例降至9%。还有一些国家使用分数测试来筛选较高的素质的移民,通过这样的方式,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进一步减少了原本就较少的家庭教育水平低的移民学生的人数。

  

  注:上图只显示了有2003年和2012年PISA测试对比数据的国家的信息。

  受教育水平低的母亲所接受的最高教育水平为初中(国际教育标准分类中的第二层次)及以下教育。

  上图的左右两侧分别显示的是2003和2012年间有移民背景学生的比例变化以及母亲受教育水平低的移民背景学生比例的变化及国家。

  OECD2003年平均水平只与自2003年起有PISA对比数据的国家相比较。

  国家/经济体按照2012年有移民背景的学生百分比降序排列。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 Database, Table II.3.4b.

  ……很显然一些国家是领跑者

  2003年,在OECE各国中,有移民背景的学生和无移民背景的学生数学成绩的差距达到47分,这一差距至2012年下降了10分左右。平均来说,第二代移民学生的成绩比第一代移民学生多出了16分。但是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成绩的一般性变化并没有反应出特定国家间显著不同的差异。比如,在2003到2012年间,芬兰学生的数学素养的成绩有所下降,但是移民学生与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数学成绩差异并没有增加,因为非移民学生的数学成绩在该阶段也同样有所下降。相比之下,意大利的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的数学成绩差距却拉大了,因为越来越多的弱势移民学生的数学成绩并没有提升,而非移民学生却在进步。

  2012年,在加拿大、爱尔兰和新西兰,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在数学测试中的表现同样优秀。在澳大利亚、匈牙利和中国澳门,移民学生的成绩比非移民学生要好。在德国,成绩差异达到了OECD平均水平,因为成绩在基础线以下的移民学生比例下降了11%。

  这种趋势出现的大部分原因是移民的来源国和移民素质的迅猛变化。例如,中国、印度和新西兰已经成为澳大利亚最大的移民输出国;来自印度和中国的第一代移民或第二代移民学生的数学成绩比非移民的澳大利亚学生分别高出61分和94分。

  但是移民筛选不能代替有效的一体化政策

  移民政策实行严格技术筛选的国家,其移民学生的数学成绩较高,这或许表明对移民进行策略性筛选是缩小成绩差距最快捷的途径。但是,这样的移民法规并不能代替那些可以帮助移民学生真正融入移民国的社会与教育的政策。虽然对移民技术的要求与其移民后在目的国的作为有着紧密的联系,但这并不是牢不可破的,有时候给予弱势移民支持也能够带来很大回报。比如,PISA数据显示,在澳大利亚、以色列和美国,社会经济地位低的移民学生成绩占PISA测试学生前百分之二十五的比例高于社会经济地位低的非移民学生。这些移民学生学习动机强烈,他们能够克服贫困和移民背景的双重困难,因此有潜质能为移民国家做出卓越的贡献。

  

  注:数值是根据有PISA测试的经济、社会和文化地位指数的学生的数据计算的。

  图中显示的是具有显著统计学意义的移民学生与非移民学生间2012年的分数差异以及分数差异变化的数据。

  OECD2003年平均水平仅作为那些有2003和2012年数学成绩对比数据的移民学生的国家的参照。

  国家/经济体按照2012年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成绩差异升序排列。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 Database, Table II.3.4b.

  链接:http://dx.doi.org/10.1787/888932964927

  在考虑了社会经济地位因素的不同后,(2003年至2012年间,社会经济地位因素对OECD各国数学成绩影响的平均值从37分降到23分),移民背景对数学成绩的影响减小了将近一半,然而这种差异在很多国家依然显著。这表明,国家除了略微调整移民选择机制之外,国家更要增强教育政策的改革,使所有移民学生发挥出他们的潜力。给予全日制学校补贴或为移民学生进行系统地语言培训,可以帮助移民学生及其家人充分从教育中获益,并且保证移民学生为居住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做出贡献。

  注:上图显示的是参加PISA测试的国家中有移民背景和没有移民背景的学生在PISA经济、社会、文化地位指数中排在后四分之一的比例,以及在考虑了社会经济地位因素之后其成绩排在前四分之一的学生比例。

  移民学生和非移民学生之间成绩有显著差异的用深色标出。

  国家/经济体按照有移民背景的弱势学生数学成绩排在前四分之一的比例升序排列。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 Database.

  结语:虽然面临社会融合和社会经济地位低的双重挑战,移民学生依然有潜力能够同非移民学生一样取得优异的成绩。教育制度在保证移民学生充分利用学校提供的各种机会方面有很大作用。那些移民人口统计中显示有大量移民涌入和变化的国家应该向提供适合移民学生项目制度的国家学习,比如,为移民学生提供目标清晰的标准化语言课程。

 

  [1] http://www.oecd-ilibrary.org/can-the-performance-gap-between-immigrant-and-non-immigrant-students-be-closed_5jrxqs8mv327.pdf;jsessionid=8t5ubpc2qaic2.x-oecd-live-02?contentType=%2fns%2 fWorkingPaper&itemId=%2fcontent%2fworkingpaper%2f5jrxqs8mv327-en&mimeType=application%2fpdf&containerItemId=%2fcontent%2fworkingpaperseries%2f22260919&accessItemI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