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最好的网络读者?
发布时间:2015-12-04来源:教育部考试中心
分享到:

  谁是最好的网络读者? [1]

  ● 在PISA测试中,数字化阅读成绩最好的国家是新加坡,其次是韩国、中国香港、日本、加拿大和中国上海。

  ● 澳大利亚、加拿大、爱尔兰、韩国、新加坡和美国的学生有着非凡的网络浏览技能。他们比其他国家的学生更懂得在打开链接之前先仔细地筛选,并且会根据问题来寻找相关的链接。

  ● 一个国家的数字化阅读成绩与学生在阅读中运用的技巧水平密切相关。

  如果你能够进行纸质阅读就能进行网络阅读,是吗?是的,但是……在肯定回答的背后是这两项阅读技能之间的重要差异。要想做好数字化阅读,你需要善于浏览文本页面,并且能够在无限的信息中筛选出相关的可靠资源。网络媒体及其它基于网络的服务日益丰富着我们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个人必须熟悉数字化文本,掌握特定的评估手段和浏览信息的技能,这样才能从这些新型服务中充分获益。

  做好在线阅读的秘诀是……

  2012年PISA开始对学生阅读、浏览和理解网络文本的能力进行测试。在一个模拟的阅读情境中,提供给学生网站、浏览器和超链接,创造了一个能够观察学生阅读能力和网络浏览行为的环境。

  在PISA测试中,在线阅读成绩突出的国家是新加坡、韩国、中国香港、日本、加拿大和中国上海。在很大程度上,这个排名也能反映纸质阅读的成绩,这表明学生如果不能很好的理解纸质文本,也就无法在在线阅读中有突出表现。

  但是这两项排名之间有很大差异,这主要是由一项在线阅读特有的技巧决定的,即学生网络浏览能力。

  比如,相较于拥有相当纸质阅读成绩的其他国家来说,韩国和新加坡的学生在线阅读成绩却比其它国家学生优秀许多。澳大利亚、加拿大、中国香港、日本和美国的学生也是如此。

  

  注:图中只展示了既参加2012年纸质阅读测试又参加网络阅读测试的国家。OECD国家用黑色字体标出。

  因为平均分是基于样本得出的,所以不能够确切的表明各个国家的排名,因此排名的范围具有不确定性。

  国家和经济体根据学生在网络阅读中的成绩降序排列。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 数据库。

  相反,波兰和中国上海的学生纸质阅读成绩都十分优秀,然而,他们在将这种纸质阅读技能优势转化到数字化阅读上仍面临一些困难。

  通过分析学生在数字化阅读测试中的浏览习惯,可以对排名靠前国家的学生在数字化阅读方面优势给出解释。

  ……能够在数字化环境下轻松、全面地进行阅读。

  总的来说,新加坡以及紧随其后的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美国和爱尔兰的学生,有着最高水平的网络浏览习惯。这些国家的学生在进行在线阅读时最善于筛选信息。在点开每个链接之前,他们会对其进行仔细地考察,以决定是否需要它。同时,他们会对有助于解决问题的相关链接进行浏览。于是,在这些国家中,学生的数字化阅读成绩好于纸质阅读成绩。

  同时,东亚国家和经济体的学生在数字化阅读测试中浏览的页面最多。中国香港、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学生在测试中的网络页面浏览质量都不错。但是在中国澳门、中国上海和中华台北,有五分之一的学生浏览更多的是与任务无关的页面。这些学生可能十分努力,但他们在数字化阅读环境中的筛选能力仍有不足。

  注:为了计算任务导向浏览指数,根据学生浏览习惯的水平进行排名。

  此表格中各国家的指标与其学生在参加相同测试中的国际比较平均百分比排名相一致。指数高则表明浏览页面质量较高,即包含更多与任务相关的浏览步骤并且错误步骤或无关步骤较少或没有。

  国家和经济体按照任务相关浏览指数降序排列。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数据库。

  链接:http://dx.doi.org/10.1787/888933253082

  描述学生的浏览习惯

  为描述学生在数字化阅读测试中的浏览习惯,学生的全部浏览步骤(包括起始页面和目的页面)被分为几个基本序列(步骤),并通过步骤计数得出两个指标。

  第一个指标是测量浏览步骤的数量。为了使该指标在所考题目不同的学生中具有可比性,整体浏览活动指数作为百分比排名被计算在对同一问题进行操作的学生整体分布中。比方说,一个学生的此项指标为73,那么就是说相对于其他考试题目相同的同学,他比其中73%的学生的页面浏览量更多。

  第二个指标与浏览步骤的质量相关。在测试中,并非所有学生能打开的链接都是有助于完成给他们的特定任务的。任务相关性浏览指数是根据给定任务来评估学生每个步骤的浏览水平如何。此项指标高表明学生在与给定任务相关的页面上有更长的浏览序列(从一个任务相关页面到另一个任务相关页面),以及少数或没有错误步骤或任务无关浏览步骤(浏览无关页面的步骤)。

  OECD国家中有十分之一的学生存在网络浏览活动受限或缺失的状况,这些学生可能缺乏基本的计算机技能、网络浏览的熟练性或动机。在东亚国家或经济体中几乎没有这样的学生。相反,在巴西、哥伦比亚、匈牙利、以色列、波兰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超过六分之一的学生属于这样的群体,也导致了这些国家较差的数字化阅读成绩。

  

  注:国家和经济体在网络阅读中的相对成绩即对学生的观测成绩与期望成绩之间的平均差异。

  通过学生的纸质阅读成绩,对每个学生网络阅读的期望成绩都通过一种回归模型进行了评估。

  菱形表示国家或经济体的平均指标。

  资料来源:OECD, PISA 2012数据库。

  链接:http://dx.doi.org/10.1787/888933253123

  结语:为了提高网络阅读能力,学生必须能够计划并执行一项研究,对有用的信息进行评估,并评估资源的可靠性。大部分学生无法通过随意性的练习获得这些技能;他们需要老师明确的指导和高质量的教育资源来掌握这些重要技能。


  [1] 资料来源:http://www.oecd.org/pisa/pisaproducts/pisainfocus/pisa-in-focus-n55-(eng)-final.pdf